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模块内容加载中...
 
 
 
 
 
 
 

品橘红老茶有记

2017-9-18 20:24:40 阅读6 评论2 182017/09 Sept18


外甥送来廿年老橘红片,不敢随便,不敢独尝。特沐手洁壶,邀拙荆共享,果然味不虚传,妻更赞其“胜路易十三”云。梁溪者,“举案”之故事也。
 
毛柔橘果醇浓洌,汤色晶莹橙透红。
且学梁溪相作敬,斟杯劝茗兴尤隆。
品橘红老茶有记 - 塘溪老嘢 - 杏泉阁
 
品橘红老茶有记 - 塘溪老嘢 - 杏泉阁
 

 

作者  | 2017-9-18 20:24:40 | 阅读(6) |评论(2) | 阅读全文>>

老康造假?!

2017-9-14 20:12:57 阅读3 评论0 142017/09 Sept14


几年前佛山梁园有个关于梁园历史的文物展览。其中展出1895年刊印的《公车上书记》。由于在展柜里,我们不得全观其内容,但有参与“公车上书”举人名列的其中两页,当中有梁园族人梁禹甸和梁冠澄两位。两年前,本人编撰《粤海梁缘》一书时,对此未作深究,信以为真,在该书《梁园春梦》编中说梁禹甸参与了“公车上书”签名活动。

近日一位某大学历史系刚毕业而参加工作的年青人与我交流,指出1895年“公车上书”时,梁禹甸已经离世,不可能参与该项活动。为此,我即查阅有关资料,手头上就有近年方志出版社出版的《佛山人物志》,里面明确记录梁禹甸生于1840年,终于1884年。亦即所谓“公车上书”时梁禹甸已经死去11年了。此志也无说梁禹甸参与签名之事。

是康有为存心作假,还只是《公车上书记》记录的一项纰漏?

经过连日来探索,终于找到一本《天公不语对枯棋》(姜鸣著,三联书店2015年版)的书,内有《康有为“公车上书”的真相》一文,文中列举大量史实并排比分析,指出所谓康有为领导千多举人“公车上书”是老康“作大”,以提高自我名声之事。该书指出,18954月底,朝中一些大臣及京外部分高官得知《马关条约》即将签订后,就开始分批上书朝廷表示反对签约,其中“公车”断断续续参与签名上书者也着实有过千人。作为一个上京参加会试的举人,康有为尚未有统领各省举子的号召力。各级官员才是上书朝廷反对马关和约的最有力主题。

由于手上没有第一手资料,对姜鸣先生关于老康作假的论断不敢有更多评论,但《公车上书记》中说梁禹甸参加了签名肯定是错的。拙文《梁园春梦》讹以传讹更是错的。

由此想到修谱的一些问题,“作大”的情况屡见不鲜,以讹证讹者有之,有将连举人还未够格的“岁进士”变成“进士”者有之;就本族老谱也可能有以“举仕”(当官)误理解为“进士”。如此等等还是要检讨或应作进一步考究的。

 

作者  | 2017-9-14 20:12:57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品九连山云雾茶有赋并注

2017-9-13 14:49:39 阅读6 评论0 132017/09 Sept13


九连云雾绿毛尖,轻取银匙手慢拈。
诗绪一腔魂入梦,茶香满室月窥帘。
梅坑水澈青藤绕,松岭林深白鹿潜。
四十八年心所系,醒来灯下自掀髯。
 品九连山云雾茶有赋并注 - 塘溪老嘢 - 杏泉阁
 
    (注:九连,九连山,在粤赣边区。梅坑,当地一山涧名。)
此茶是和平县古寨山民自采自制的野生山茶。已保存有四年之旧,是专送我品尝而带来的。
该茶只在每年清明日清晨未见阳光时摘取茶树之顶芽,以传统土法加工而制成,产量极少,多供自用,少有面市,是十分珍贵的茶品。
1968年,我与同学从广州徒步七日到古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这个穷山沟里与山民结下深厚的感情。8个月后我们离开古寨,虽然由于时势和工作所限,未能再回古寨探望“三同户”,但那里的山水、人情一直没有忘记。
我的“三同户”女户主姓梁,我对她以大姑尊称。虽然当时生活十分艰苦,然大姑对我则照顾有加,每天劳动回来,一定有一桶大热水准备给我冲凉,我经常随着她当生产队长的二儿子或上山烧炭,或砍树采药,着实也学到一些耕山劳作。
近年,我通过互联网寻找当年的“三同户”,在和平县梁氏兄弟的协助下,终于联系上大姑从部队转业的三儿子。他说母亲已经离世,生前还多次催促过他找“阿梁”。昨天,他与堂弟以及和平县的梁石榴宗亲到南海登门造访,终于圆了四十八年再聚之梦。

作者  | 2017-9-13 14:49:39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浣溪沙 德成宗弟周年祭

2017-9-8 6:29:35 阅读15 评论0 82017/09 Sept8


七月初秋气渐凉,微风残雨叩帘窗。翻看旧影总回肠。

道古独钟谈族事,品茶还爱论花香。堪怜往事作黄粱。

作者  | 2017-9-8 6:29:35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拼祖宗(转)

2017-8-20 20:37:07 阅读18 评论0 202017/08 Aug20

盛世修普,是中国的传统,由夏周至今,大抵都是这套路。前年,做村长的侄儿送了我两卷《方氏宗谱》,是方姓统普的第三卷,线装本,直排,黄橙橙的宣纸散发着古香,内文通体黑仿宋,尽管古香古色,但一看便知是借助现代应刷术的仿古印制。
虽是宗谱,也只记录了上下五代,五代以上的脉络断档了,人们也许知道自己的始祖是谁,或者本家有哪些叱咤风云的古人,至于自家的远祖是谁,还是一头雾水。我一向冥顽,以为把活着的上辈侍奉好,把下一代教育培养好,是自己的天职,这是古人教导的孝上慈下,至于祖上,尽可用守道、宏德作怀想、祭奠,上溯十八代的先祖是凡人或者彪炳青史英雄,对自己并无多少益处。所以,两分卷《方氏宗谱》我就没仔细读过。
去年,回了一趟老家,见了《方氏宗谱》的统普。好家伙,硬壳封塑,内页是明晃晃的铜版纸,洋洋四大册,那摸样比《辞海》还要华贵,每一册足有三寸之厚。这是我所见到的最体面的宗谱文本。闲来无事,翻检了整整半日工夫,发现方姓真是个高贵的姓氏,显赫的名人一大溜,香港财经司司长陈方安生、美国华侨领袖、保险业巨子方创杰、美国的议员方嘉骅、阿拉伯的石油大亨方规寔,都是方家的血脉,连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也被网络其中,我不知道乡亲们弄清这些血系是否真有凭据。
同宗同源是修普的根本,同一个姓氏并非同宗,也是常识。同一姓氏的两人相遇,双手一拱,哈哈一声:“五百年前是一家”,这纯属于江湖客套,也许就是两路血统。据说中国只有曾姓是天下一家亲,其他姓氏都是源流有异。我有些好奇,方毅和方伯谦同为福建人士,二人的出生地就一箭之地,缘何方伯谦没有选入《方氏宗谱》。参与修普的堂弟笑而不答。他弟弟说,这还用说么?我懂了,问题不在于方伯谦是不是本家的人,关键是方伯谦是甲午海战中临阵逃脱的“济远”舰管带,不仅有罪于民族,还辱没了家族,不足以像方毅那样给方姓添金。
怪不得方姓人家的市侩,中国有拉大旗当虎皮的传统,而且特别看重血统,传统的社会心理中,攀附名人、要人是一种习惯,因为祖宗的阔就是炫的资本,所以,挖空心思傍一个有头有脸的祖宗,自古以来都有坚挺的行市。我不善古学,但耳食过一些神吹的认祖桥段。汉朝的开国皇帝自称为夏朝的刘累之后,刘邦以炎帝后人自居,连品节高尚的屈原和志趣高远的陶渊明也未能免俗,屈原称自己是“帝高阳之苗裔”,陶渊明更是自得其乐,“悠悠我祖,出自陶唐”。韩愈看不惯这种祖传之风,写了一篇奇文《毛颖传》,极尽讥讽,但他没想到的是,几百年后,他也成了后人攀附的祖宗。“文价早归唐吏部,将坛今拜韩淮阴”,这是韩姓后代特别钟情的春联,一副春联镶嵌了汉王朝开国皇帝韩信和唐代文学领袖韩愈,一文一武,好不气派。这也印证了胡适老先生说过的一句话,自打有了修普这行当后,转接血亲、冒认祖宗,就像男人逛妓院一样,逮住一个就是一个。
上海滩卖水果的小摊贩杜月笙,混得人模狗样后,觉得身世不够显贵,也做起了名人之后的美梦,死皮赖脸的找到章太炎帮助他寻祖,章老先生不愧为一介满腹经纶的大儒,眼珠子一转,转出了西晋的儒将杜预。乐得屁颠屁颠的杜月笙觉得祖坟上终于冒了一股青烟,驰骋江湖的底码更足了,于是忙不迭地在府上给杜预立了个香炉,时不时跪拜一番。
做过皇帝的朱元璋同样也得过拼祖宗的毛病,自个儿本是个一文不名的小和尚,走出佛门后做了皇帝后,一帮习惯舔皇帝屁股的文胆,在朱姓的文库里一番扒拉,大理学家朱熹便成了皇帝的老祖宗。不过朱元璋毕竟不是十里洋场的混混,晓得年代越久远,史料越容易断档,才能混淆视听,他觉得与朱熹的代际太近,而且朱熹的子孙人丁兴旺,难得蒙哄过去,若是穿帮了,岂不贻笑大方,毁了皇帝的颜面?所以,朱元璋没有福分做一回朱熹的骨血。
最离谱的是袁世凯的数典忘祖,乱认祖宗。袁家宗祠里明明白写着,袁家的一世祖是袁术和袁绍。《三国演义》里的记载让袁世凯没了颜面,原来袁术、袁绍虽然也算历史名人,但都是人所共知的败将,袁术不仅死无葬身之地,临死前口渴得半死也没讨到一口水,还被人下了首级,而袁绍不敌曹操,败于官渡之战。这等败将岂可是皇上的祖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能打洞,皇帝的血统必定是高贵的。
好在各种姓氏中,从来都不缺少精英人物,皇帝的身边也不乏小喽啰。一帮帮闲们一算计,袁姓中不是有个抗清大将袁崇焕么?但袁皇帝是河南项城人,袁崇焕是广东东莞人,把两个血统互不相干、出生地相差几千里的人拉扯到一起的绝好办法就是作假。于是,修订版的《袁氏世系》中,杜撰了一个袁崇焕死后,其子孙由东莞迁徙到项城的悲怅情节,袁世凯便有了从东汉袁安到袁崇焕的骨血相连的谱系。可是拼接来的英雄祖先只为袁皇帝带来了一时的烟雨般的幻境,不仅没保住他的皇位,袁世凯过了83天皇帝瘾后,最后憋屈得连龙体都丢了。
国人心中解不开的祖宗情结,其实就是一种趋附,外化的行为就是一个“拼”字,官人、凡身都趋之若鹜。《辞海》说,拼,即拼接、拼搏。拼接,就是裁剪、取舍;拼搏,就是拼祖宗的砝码、吨位和影响力。《方氏宗谱》剪断了方伯谦的脉细,是因为方伯谦晦气,太丢人现眼,袁世凯认祖袁崇焕,拼的是袁崇焕的来头。不管何种拼法,都有违尊祖敬宗的古训,而且拼的背后都有不那么光彩的小九九。
百姓的“拉祖配”无非就是显摆,权贵的“祖宗”钻营术,觊觎的是盆满钵满的银两和肮脏的政治目的。阿Q说他的祖上也是阔过的,招致赵太爷打击后,不敢胡乱吹了,进化了现代人则实惠了许多,借祖谋利成了一道家常菜。“我的爸爸是李刚”,谁都知道,“李刚”不仅是权力的嚣张,更有利益的输送。当下有人冒充国务院大员的小舅子,或者司令员弟弟坑蒙拐骗,也不过是古来有之的拼祖宗的一种外延,本质上并无差别。
还是范文澜老先生睿智。有人说,他家的一世祖是范仲淹,老先生死活不相信。他说,怎么可能北宋那会儿,别的姓范的都闲着,生孩儿的事都被范仲淹家包办了?这道理谁都懂,但有的人却不能界外,说白了,就是拼字当中有脸面,更有香喷喷的红利。
中国有一句古话,“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说明祖宗的荫庇也是有限度的,不做好自己、做好当下,不仅愧对列祖列宗,也亏了自己,再说,远山远水的正宗先祖又能帮你多大忙呢,遑论一个冒牌货?
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323003.html

作者  | 2017-8-20 20:37:07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广东省 佛山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