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我的父亲  

2009-06-15 17:05:12|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我父亲生辰之忌日,谨将旧文置顶,以为纪念         2011.02.15)

父亲讳鸿钧,字多信,号伯衡。

父亲是怎样的样子,我毫无印象,因为父亲在我只有一岁另四个月的时候就因急病去世了,连张相片也没有留下。但从母亲和堂叔婆、堂故婆的讲述中知道,父亲是一位斯文、有礼,乐意为人,而且相貌英俊,有“靓仔鸿”之称。

父亲那一年出生,我甚至没能弄清楚,生母在世时未及问明,后来想起这事要问大妈的时侯,她已患上老年痴呆,无法说清了。据推算估计,父亲去世时,大概未有超过四十岁。

父亲是一位能诗能书的文人,并以“左手算盘右手笔”而名。他曾就读于佛山学堂,后来在石湾一家米铺当掌柜,因为写得一手好字,上世纪三十年代石湾商铺的招牌不少是出自父亲之手。当时的米铺是张槎莲塘、大富等村民到石湾的落脚点,父亲与他们的关系很好。1962年,即父亲死去廿年后,我在佛山环市公社结识到一位从大富移居过来的老农民,当知道我是塘头梁姓的时候,特意打听曾在石湾高庙太元米铺当掌柜的梁鸿家人情况,并表示对他的怀念。父亲人缘,由此可见。或天意,或巧合,我正是他已故朋友的儿子。

由于年幼无知,我未有很好地保存父亲的遗物。一块怀表,一支钢笔弄坏了,并最后丢失。本来为数不少的书籍,除了“破四旧”时“破”了部分外,其余的也被虫蛀坏了。现在就只剩下几本他读书时候用过的课本,书面有父亲的亲笔署名和印章,虽然也很残破,但已经被我视作家宝了。本来父亲还留下几首诗作的,但在十多年前的一次搬家中遗失了。当时我对古诗还不是那么热衷,只记得其中一首《村居即事》:“斜阳窥树照篱花,几缕炊烟逐晚霞。斗酒只鸡人未醉,邻翁对酌论桑麻。”。没有将父亲的诗作全部保留下来,实是不孝儿子的一大憾事。

父亲的样子虽然没有印象,但父亲勤奋好学,与人为善的人品永远在我心中。我已白发苍苍,为人祖父,在父父亲节来到之际,谨此小文,以怀念我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