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梁克家的妻室子嗣考  

2012-11-29 20:04:59|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笔者数年前著有《梁克家入粤后裔初考》,这一篇是其姊妹篇。广东梅州松口梁氏拜立梁克家为祖宗的事实很具体很系统,其客家人背景,更与克家公血统不沾边。福建南安的翔云和浙江的苍南等地,都谱载梁克家只生梁亿一子,其证据很不足。我的家谱称克家公生亿和信两子,有《珠玑巷梁氏三修族谱》客观印证。

 

南宋状元宰相梁克家的妻室子嗣,目前我掌握三个版本:一是三妻四子,源于广东梅州松口梁氏族谱;二是一妻一子,源于克家公故乡福建泉州市及浙江苍南等地的梁氏谱牒;三是一妻二子,源于我的家谱——广东吴川《兰石粱氏族谱》,和粤北南雄的《珠玑巷梁氏三修族谱》。这三个版本有个共同点, 都有秦国夫人陈氏和儿子梁亿。由于拜立历史名人为祖宗,几乎是族谱文化的常态,这个拜立跟古今相承的过继、收养子女等人伦文化模式相类似,应受普遍尊重,从这个意义上说,上述三个版本并不存在真伪之分,唯有拜立与血统的差别。

但是,判别是拜立还是血统,却有着巨大的不可代替的学术意义。学术上绝不可以把拜立当血统从而混为一谈。我为此进行了时间长达二十年,行程超过万里的纵橫考究,最终通过《宋史—梁克家传》、《中国状元谱》、《晋江市人物志》等权威文献,找到了两个最权威的判断标准:梁克家是福建泉州府晋江县人,生于建炎二年,卒于淳熙十四年﹙1128年一1187年﹚, 其墓葬及故居地都在当地。

梅州松口梁氏的三妻四子版本,系统地不符合上述两个标准。

《中国梁氏族史东原卷》81页照载梅州松口梁氏供稿称:克家公配“白氏陈氏孙氏子四”,生卒年号为1107年一1187年。按照上述判断标准,已把克家公的出生提前了20年。同81页载克家公长子梁效公生于1133年,真实的克家公当年只是六岁儿童,这就证实梁效公不可能是克家公的血统儿子。梅州松口梁氏比东原卷迟五年岀版的《闽粤梁氏宗祠通览》,其第13页称克家公祖父熙暇公迁广东省顺德县石腊村。首先,顺德县是明朝才建有的县名,熙暇﹙一说熙嘏﹚公生活的北宋时期哪有这个县呢?其次,克家公是哪里人,不是由他本身决定的,起码是由他的父、祖决定的,既然克家公铁定是福建泉州人,他的父、祖也就铁定是福建泉州人,这也是一个逻辑铁律。可见梅州松口梁氏族谱虚构克家公及其父、祖都是广东顺德人,是离谱的,无根据的。至于四子,该通览12页与东原卷81页共通载为:长子效公因儿子早折立孟坚公为嗣,次子僎改为陈姓,三子圣改为“两点水之粱”,四子亿公才是克家公的正统传人。状元宰相政绩卓著也寿终正寢而且家族显赫,其亲生的四个儿子居然有一半自动改姓,这从常识上是难以理解的,这不是虚构还能是什么呢?至于三妻,东原卷81页的排序是白氏陈氏孙氏,谱牒排序的共通原则是先妻后妾,前白后孙都没有封号,中间按序理应是妾的陈氏却有“秦国夫人”封号,这个皇帝封号给妾不给妻荒唐情状,或说排序者很隨意,或说排序者是在虚构,都行得通。而且,东原卷81页给岀的三妻年龄,毎个都比真实克家公年长许多,其中白氏长10岁,陈氏长13岁,孙氏长11岁,这据常识推理也很离谱。至于梅州松口梁氏族谱孤立多岀的白氏孙氏,可能与一个讹传有关,也可能与其虚构的需要有关。

克家公在32岁﹙1160年﹚中状元前,曾在粤东揭阳县孙白家教过七年私塾,在那里留下梦龙涤爪、疑诗题壁、赋梅得妻、建祠报恩等等事迹。笔者散见广东以北省份谱牒文献,有不知克家公是在白家还是在孙家教私塾的疑问,但又称上述事迹的轮廓却是相同的。福建南安翔云镇的梁氏族谱所载,则有疑诗题壁的蛇足——私塾主家因有疑诗指岀的错疑之过,实施了许女缔姻东床,演拉女配来补过。笔者十二年前访问过粤东揭阳市渔湖镇京冈孙氏村落,拜谒过被朱熹题写定名为隐相堂的孙氏大宗祠,及建祠报恩的相祠,获赠孙努校长主编的《京冈志》和現代作家孙淑彦编著的《潮汕孙氏志略》。这两部孙氏家谱,只字不提梁克家是孙家女婿,这就可以断定私塾主家许女缔姻东床并不是事实;该两部孙氏家谱也共同证实该私塾主家是孙白,是因为有按名称白家,有按姓称孙家,讹传起来就成了白和孙两个主家。广东梅州松口梁氏族谱多岀的白氏孙氏妻,就跟上述的讹传系统很吻合,考虑到三妻都比克家公年长超过十岁等等系统虚构,就会更加觉得吻合。梅州松口梁氏的客家人背景,更证明他们不可能是克家公血统后裔。

福建南安翔云、霞浦、福安,以及浙江苍南、平阳等地的梁氏谱牒都载的一妻一子版本,其证据在我看来还是很单薄的。我看过的所有权威文献,均无梁克家妻室子嗣的记载。2000年夏天我到莆田市志编辑部,查过用简体字印成的官方文献《八闽通志》﹙按我的标准,它也算权威文献﹚,在人物录部份,梁克家条文无只字涉妻室子嗣,只在588页的梁亿条文提到“梁亿字伯安晋江县人克家之子”。如果据此就定性克家公只生亿公一子,那就是违反逻辑的事情。署时间为“淳熙十四年﹙1187年﹚八月朔﹙初一﹚”,和署名为“提举浙东常平茶盐朱熹拜挽书” 的《有宋丞相郑国公文靖梁公神道碑》,用浙江苍南著名梁氏族史学者梁奕川的话说,就是“此文史料价值极大,可信度极高”,但他也同时指岀全文未必就是朱熹一气呵成之作,因为该文有大量内容存在时间逻辑荒唐:1187年写的文章,竟然有其后11年和28年,包括作者本人已辞世多年才发生的内容。文中时间逻辑荒唐的结构板块刚好就是关于克家公妻室子嗣的内容,板块中的“子一:讳亿,通判”,绝对不是朱熹本人肯定的内容。总之,无论《八闽通志》还是大文豪朱熹的著名挽文,都不是克家公只生亿公一子的证据。

我家谱载克家公为太祖,太祖婆陈氏封为秦国夫人,生长亿次信两子,始祖梁信﹙俊﹚公从福建晋江珠玑巷迁来。2000年暑期我到福建晋江、莆田两市的市志编辑部查访并无此巷。2001年暑期却在粤北南雄珠玑巷,从《珠玑巷梁氏三修族谱》中发现有我们始祖梁信﹙俊﹚公的记载。该谱是石印版,版面大得有点儿夸张,不到十公里外的南雄闹市就复印不了,只得手工抄录。好在之前在广州停留时,已买到梁寅主编的《吉山梁氏族谱》,梁寅亲口说他全部复印了珠玑谱,有关梁克家的源流图他已全盘照搬。在《吉山梁氏族谱》82页的源流图上,克家公位排61世,儿子线条是两齿禾叉状,长子位空白无字,次子位有“次子梁德名俊” 短句。这跟珠玑谱上“长居晋次俊” 短句一样,知道克家公有两子,却不识长子名字,写不岀来。珠玑巷距粤西吴川兰石两千里,古代交通极不便利,两谱无互相参照可能。而且珠玑谱是旁载,无傍名人大款的利益牵动,载克家公生有两子,其客观真实性是不容否认的。这也反衬凭权威文献《八闽通志》和朱熹的那篇被篡改过的挽文来证实克家公只生一子亿公,是难以成立的。

叹息!叹息!再叹息!2004年岀版的《中国梁氏族史東原卷》采用广东梅州松口梁氏的供稿,未能加以论证考究就抛岀克家公配三妻生四子的虚构,2010年岀版的《广东梁氏源流考人物录》接蹱步尘,预定明年成书的《中国梁氏通书》有信息证明也将继读步此后尘。前步尘我是七副主编之一,再步尘我也是若干副主编之一,只能在此声明:我平心静气争取过,言词激烈斗争过,对此荒唐无责任。

                     广东省吴川市兰石村  梁伯明  电话 13531107417  邮箱:liang7159@163.

 

  评论这张
 
阅读(13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