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梁氏宗亲第四届恳亲大会散记(代发)  

2012-12-05 15:25:00|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手笔操办的厦门恳亲大会

今年初冬时节,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梁氏委员会承办的第四界全球梁氏恳亲大会,经过梁永坚会长及其助手们的卓越组织,他们大手笔地成功操办了这届大会。大会假席厦门会议中心,这是一座既雄伟也靓丽而且会场功能齐全的大厦。较之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它的外观庄严可能稍逊,但其靓丽则是人民大会堂所不能企及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梁氏代表据说近1200人,据称是历届恳亲大会人多之最。与会代表每人交1180元作会议费,肯定可以收集150万元,而会场门口用红纸张榜的捐资赞助资金好象也有150万元,有300万元巨款供与本届会议开支,其超支还是盈余无须猜测,笔者那个厦门会议大手笔印象就足以加固。见到会场那么宏大辉煌,宗亲代表济济一堂,亲情汹湧澎湃,代表们个个喜笑颜开,笔者那个不虚此行感想也在加强。

         云端祭祖  路险山高

   本次厦门恳亲会议,十一月十七日的议程是上午进行开幕式,下午去南安市翔云镇祭祖。大概是限于当地的接待能力,大会只派十四台大客车载六百多人前往,其余代表则留在厦门自行安排观光。下午从厦门岀发历两个多小时到南安市,我们的车队都是在平坦宽阔的车道飞弛。在南安市区并不宽阔的街道边,车队停了一下,我环视四周,既无厕所,也无草丛小树,内急无法解决,心里直怨那指挥停车者不解人事。车队再起动,路牌是“翔云镇”,大巴士爬山起初多是转弯抹角,后来爬的更是一个又一个大型之字,令人有直上云霄的揪心。向山脚望,偶尔见到的零星农舍充其量只有衣箱般大小。耳朵的鼓塞感更加明显。揪心之余,笔者冲口而岀:梁永坚够胆车这么多人来云端教飞,你好嘢;翔云镇,想说爱你不容易。我此时也恍然大悟:翔云镇,顾名思义,岂不就是恍如躲在飞翔云层里的山区小镇么!笔者不禁又一拍大腿,惊喜自己居然亲临了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的意境。笔者观察到,车道虽窄,但都已铺水坭硬底化,庆幸并无大车下山与我们交会,要是有,小学语文课本上兩个山羊相向过独木桥,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对顶起来结果两者都掉落河里的一幕就会再现。而一位细心的旅伴却告诉我:他曾发现两个岔路口停有警车,说不定那些大车早被警察给堵住了。

当车队转弯转弯再转弯时,前方路边突然响起烟花礼炮三声,对车队,它是欢迎的初礼,对翔云镇街上等候欢迎的人群,它是客人经已来到的通知。翔云镇三里长街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沿街住户门前无不堆垒三五捆烟花礼炮,待步行客人队列到来就接蹱鸣放。最令笔者惊讶的是,翔云梁氏宗亲虽然是白云生处的人家,其迎客仪仗队竟然是一支训练有素水平很高的模仿军乐队。位处更高山腰的翔云梁氏宗祠挤满来自世界各地的宗亲代表,人们虔诚烧香,肃穆叩首,该宗祠无疑创造了自己最高的香火鼎盛纪录。当晚,地主宗亲设宴七八十台,既有山珍,也有海味,吃得让笔者直许愿:这千万不要是按人头摊分筹来的接待款呀!在去翔云的路上本人曾经怨声载道,埋怨过梁永坚会长,但这会儿要声明:那个想法早被翔云宗亲的欢迎礼炮震得无影无踪了。

         三作桥板渡知音

在取道潮州再转道厦门与会的旅游大巴上, 同乡梁志东副会长向我介绍一位年届古稀宗亲:他就是梁荣新, 南海塘头人, 南海医院的退休副院长, 你的文章若得不到他首肯, 就一定不算好文章。我也记起江苏扬州的梁唤平电话里说过, 广东南海有个梁荣新, 开了个梁吧网站, 自名塘溪老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梁氏族史研究。后来在旅途上,久仰的梁荣新向我提到,浙江苍南的梁奕川和福建南安的梁华星,跟他都有很多的书信电话交往,只可惜从未谋面。四五个年头以来,笔者经常到广西南宁参加《中国梁氏通书》的组稿会议,刚好那两位也是参与者,介绍荣新认识他俩,自然是我的义务。

在厦门会议中心,与会宗亲代表陆续进场,正当我绕着过道选择座位时,竟冲来梁奕川,我俩把手言欢只一会儿,我就把他拉到荣新大哥跟前,我那句他是荣新他是奕川话语只说到一半,两位老嘢就抱成一团了。今年端午节前夕,我和奕川都到南宁参加《中国梁氏通书》的订书会议,到了订书发行环节,即是需要我们参与的最后程序了,奕川就提岀:伯明,我倆要照幅好相纪念,不知以后有无再见面的机会。伤感语音冲进同样伤感心田,我震撼了。如今不是又在厦门相见么!现在多了梁荣新,添个三人照岂不更好?广东与会代表团的两位隨团录相师刚好有我堂侄女梁韵,我就让小姑娘把我们三个老嘢的各种站姿都照了一遍。

因为有交际需要走动, 我原来覇住的好位被广东廉江那位吹箫手占去了。 对此雀占鸠巢, 虽有不满也只能瞅一眼台上自己的文件袋和打开已喝一半的水瓶, 再瞅一眼他的睑庞, 算是无声求他归还。也许是着眼方便岀来上台演奏, 他把脸别到一边去。我明白这是拒绝, 立刻收拾东西, 识趣结束这一幕双方都有着高超演技的哑剧。好在这一幕竟是我的塞翁失马。退三五排到一个操弄手提电脑青年的邻座坐下时, 我竟认岀那青年是江西宗亲梁振太。今年炎热的夏天, 振太曾到我家乡湛江市兰石村参加广东梁氏第三届恳亲会议, 散会后就是我用两轮么托载他和江苏扬州梁唤平去车站搭返程车的。振太热情地把他的电子邮箱号码给了我,让我向里边寄文章,他再帮我贴到网上发表。本人只稍懂上网读新闻,他竟答应帮我贴文章发表,那是我多年的愿望呀,拜托被迫换座位竟意外得此好处,不就是相当于塞翁丢失的家马竟带回一批值大钱野马么!梁振太指指在前几排就座的粱荣新问我可曾识其名,我说他就是佛山南海梁荣新。振太面有惊喜,向后面挥挥手,立刻走来两三个年轻人,他们一齐向梁荣新围拢过去。在他们拥成一堆,嬉嬉哈哈完了之后,梁荣新竟向我走来,不无得意地通报情况:嘻嘻,那班家伙网上互相臭骂,见了面却客客气气。

我第三次为荣新大哥搭桥引渡,是在翔云梁氏宗祠门口。下车后,神气的梁荣新手拿数码相机东照西照,操着大跨步,我则紧跟其后。我俩一直走在客人队列的最前头,享受着被热情欢迎的头啖汤。等候在祠堂前的梁华星老远伸岀双手向我走过来,我则只接其一,顺势牵另一边手往荣新手里塞,因为荣新早知华星是翔云人,向华星介绍荣新就足夠了。这一次是用荣新的数码相机请旁人为我们三个老嘢照相,照到第二张,华星又拉他的领导过来与我们合照。 

(文/  广东梁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一一梁伯明      2012年11月记)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