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名人的话就不能质疑吗?  

2012-10-16 06:35:51|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族缘似乎是当今氏族文化中的最重要内容。修谱风盛,文章迭出,对于弘扬本族,以至我国氏族文化的确是一件好事。在此工作中,笔者发现有些宗人对旧谱深信不疑,特别是对古代名人的论断看作是金科玉律,神圣不可侵犯,近读有广东某书,在教导人们考究族事中有以下两句话:“甚至有人把古代先祖梁储某一句话,梁克家,梁清标某一段话也挖出来加以否定,是不符合当时实际的。难道你比当时宰相级人物,尚书级人物更了解更明确?”其意思很明白,大人物讲的肯定对的,后人根本没有资格对他们的论断说三道四。

对于克家、清标和文康公等梁氏历代先贤,我们一直抱着尊敬之情,也因他们引以为梁族的光荣。他们是辅国之相,但不是史学家,也不算是氏族文化研究者,上述几位先贤大概也未有亲自编修过族谱。在当时资讯缺乏,谱牒资料不全的时代,或有人云亦云,或有照本宣科,或有道听途说,造成不全面的分析、错误的论断是在所难免的。我们今天发现他们在族缘考究方面有这样或那样的差错,应不会损害我们对先贤敬仰之情。如果我们能救修正前人的误漏,还历史本来的面目,祖宗在天有灵,当会尤感欣慰。反之,作为后辈,盲目随和,不作考究,任以讹传讹,至使族缘乱上加乱,才是克家公等先辈不愿意看到的。

个人在学习中,发现文康公梁储在族事考究中有两处可能是纰漏的:

先是有关石(石肯)先祖自牧公的墓碑铭,是嘉靖六年储公重修祖坟时请同朝好友蒋冕所撰,其有关自牧公履历当然是储公提供的,其文开头如下:“公讳自牧,号石溪,与淑配孺人区氏,合葬于番禺竹迳山之原,其先出宋状元克家,后徙居石(石肯)……

过去对死去尊长不直呼其为“名某某”,而称“讳某某”。一般来说,墓碑都是以死者的“字”或“号”称呼为“某某公”,或在“公”之后加署“讳某”的,如无字无号就先书其姓,接着是“公讳某某”。“公讳自牧”四字,说该先祖的名字是“自牧”,但“自牧”应是其“字”而非“名”。根据石肯谱《五岭名家始祖》所记,都是以“号”开头,跟着是“讳某某”的。如称其始祖为“实斋公,讳拱,又讳登,字用之,号实斋”。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其先出宋状元克家,后徙居石(石肯)”一句中的“其先”两字,可以是说自牧公是克家之后,也可以说是自牧的先祖出过位状元克家。如果说这是一种含糊不清,无棱两可的说法,觉得是储公对族缘不清晰而不得已之为。那么收入《郁洲公遗稿》的《复林头族弟昂书》就比较明白了:

“石肯桂林皆晋江,宋状元文靖公入雄州支派也。石肯祖增城掌教实斋公,桂林祖贤良方正文领公,木本水源,至亲叔侄….. 石肯奉实斋公为始祖,是熙学的孙子。文领公(延泰)是顺德林头房祖,是熙学的曾孙。故二公乃有共同太公的叔侄辈。储公认为是克家入南雄之派的后人。熙学,克家(熙嘏之子,熙学之侄子)都是晋江系,“石肯桂林皆晋江“是对的,但说成是克家之后是不符合族缘关系的(此处暂不讨论实斋公是石肯始祖的真实与否)。

再回到有关自牧公墓志铭“其先出宋状元克家”一句,可以理解储公说的其祖是克家之后。

按目前所见实斋世系的族谱(以增城谱、崇桂堂谱最具代表)都没有说实斋公是状元克家之后,所以说,储公对自己先祖源流起码到目前看来其考究是缺乏可信的,我们不应是盲从,而应该深入研究,明知有错,就应该改正。正本清源,以完成先贤未竟之愿。

(个人意见,欢迎善意批评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