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岭南梁氏】:著名史学家梁嘉彬  

2013-06-25 09:42:27|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嘉彬(1910—1995),是广州十三行富商黄埔梁经国后人。少年时入私塾读“四书”、“五经”。1923年夏天,与胞兄方仲几乎同时到北平、天津读新式小学和中学。1928年秋天,由南开中学考入清华大学史学系,1932年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1934年赴日本留学,1935年考取东京帝国大学东洋史科部攻读研究生学位,指导教师是和田清教授。1937年夏,仍留日本做研究工作。但不久,爆发“七七卢沟桥”事变,他只好与当时已到日本进行学术考察的胞兄方仲一起毅然回国。(到1971年,东京大学才按旧制补授梁嘉彬文学博士学位。)抗战期间,曾辗转广东、昆明、重庆等地工作。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梁嘉彬赴台湾从事史学研究和教育工作,先后被聘任为台中的东海大学、台北的政治大学、辅仁大学、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并一度被聘为考试院顾问。1962年至1963年,又被聘为美国夏威夷大学史学客座教授及该校东西文化技术交流中心第一届高级学人,和檀香山华侨学校明伦中学的国史讲座特约教师。
  梁嘉彬自大学毕业后,就选择和走上了一生为士的道路,终生专心从事史学研究和教育事业,成为研究史学特别是研究清朝广东十三行和中外关系史的著名专家。


  一、锲而不舍研究广东十三行
  梁嘉彬研究广东十三行由来已久。据其回忆,因为自己是广东十三行之一的天宝行行商梁经国的第六代孙,所以“留心于十三行事迹”早启自幼年,自肄业史学系后“更专心从事十三行之研究”。在清华大学读书时,1929年就首先撰写成《广东十三行行名考》论文,并在1932年3月出版的《清华周刊》第37卷第5期发表,得“师友之间,咸称道之”〔2〕。当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回到广州后,继续搜集资料和访问广东十三行行商后人,进行深入研究。时适朱希祖“为国立中山大学文史研究所主任,闻其好学,特延请为文史研究所编辑员,使其专心致力于此,期成巨著。越一年,乃扩充为三篇:一曰《序编》,二曰《本篇》,三曰《尾篇》”,“文成十余万言”,书名叫《广东十三行考》,请朱希祖作序,于1937年由南京国立编译馆出版,商务印书馆发行。
  《广东十三行考》出版后,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关注,不断有学者发表书评,给予该书高度的评价。吴晗在《评梁嘉彬着<广东十三行考>》文章中指出,由于梁嘉彬“用了几年的时间……搜尽了一切能找到的中西史料。他在横的方面,遍访各行商后人,利用家谱行状和传说来补正过去学者的缺陷;在纵的方面,对过去历史作了一个详瞻而扼要的鸟瞰。在行文体例方面,他把所有有关的史料和考证,都放在脚注中,使正文更醒目精彩”〔4〕,从而克服了过去研究广东十三行的外国学者如法人Henri Cordier所着《广东之行商》(Les Marchands Henistes de Canton);日人田萃一郎着有《广东外国贸易独占制度》及《十三行》;根岸吉着《广东十三洋行》;武藤长藏着《广东十三行图说》;松本忠雄着《广东之行商及夷馆》等所不能克服的三个困难:“第一是史料的搜集,所有各种文字中关于这问题的记载,尤其是中文材料,都应一一加以研究和批评。第二是实地的采访,除文字的记载以外,还应从行商的后人和父老的传说中采访遗事,与文字的记载互相印证比较。第三是历史的研究,除横的方面就十三行本身作研究外,因这制度和中国历代市舶制度有关,更须向上追溯,作一纵的探讨。”〔5〕《广东十三行考》于是成为当时研究广东十三行的空前高水平的著作。1940年3月,美国《太平洋事务》也发表德国鲍克莱尔教授的一则书评,指出《广东十三行考》的“着者利用该城、该省之早期档案文献,以及家谱史料,详细阐释了若干已经为人所知之史实,并在许多实例上获得几乎全新之成果”〔6〕。
  所以,1944年1月,日本山内喜代美将该书翻译为日本文,以彦根高等商业职业学校东亚商业经济丛书第一辑,由日本日光书院出版发行。译者在该书的译序中,高度评价说:
  通观本书全篇,盖纯为忠实研究之结晶,……梁氏克以清纯的“家的精神”而注心血于本书,吾人可谓以此乃使本书得在近代中国各种著作中堪称“白眉最良”,谅不为过。〔7〕
  梁嘉彬并不满足于《广东十三行考》一书的成就和国内外学术界对该书的高度评价。在他看来,清代广东十三行还有不少问题有待进一步深入探索,以便更科学地阐述十三行的本质。于是,他在1959年获得美国哈佛燕京学社研究基金的资助后,又对《广东十三行考》进行详细、认真的校补和修订,增加不少新发现的史料,补充了自己继续研究的心得和新见解,使该书得到充实和扩充,最后将原书修订成30多万言的增订本,于1960年3月由台中东海大学再出版发行。从此,《广东十三行考》(增订本)又以更丰富的内容和更高的学术水平公诸于史学领域,与读者见面。但梁嘉彬仍感对十三行研究不足,据全汉升先生对笔者(黄启臣)说,他于20世纪60年代后,仍在台北中央研究院图书馆和档案馆查寻与十三行有关的史料,并似再增订本书。笔者(黄启臣)1998年到台湾中央研究院开学术研讨会,期间去拜访梁嘉彬之遗孀,因为梁师母事前已知道我是梁嘉彬胞兄梁方仲的研究生,非常热情接待我,而且领我到书房,指着一个放置广东十三行资料的卷宗请我看。我打开翻看,厚厚一摞,大约也有10多万字的资料。梁师母说:这是准备再增订该书用的。又据梁嘉彬侄儿梁承邺教授说,1994年,梁嘉彬在卧床养病之时,还来信嘱承邺转托中山大学章文钦教授代为校订原增订本,幷联系在广州重版事宜。后经章文钦教授和梁承邺教授的多方努力,终于在1999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重版本书。章文钦教授不负梁嘉彬所托,进行了认真的校订和注释,使重版的《广东十三行考》又以崭新面貌奉献给学术界。遗憾的是,梁嘉彬却看不到该书的重版了。但他一生锲而不舍地研究广东十三行的求实求真的精神,却是遗留给后一代学人的宝贵财富。
  二、精心研究澳门问题
  1929年撰写《广东十三行行名考》后,即于1931年撰写了研究澳门的论文《葡人在华最初殖民地Lampaeaao考》,并在《清华周刊》第35卷第4期发表。可见他研究广东十三行问题与澳门问题是同步进行的。
  在研究论文论文中,梁嘉彬既表明自己对澳门问题的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又表明瞭自己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强烈要求澳门回归的责任感。他说:
  “我本于爱国的立场,为了要纠正各国数十年来把澳门看作葡萄牙领地的错误观念,愿意提供我国外交当局一个“澳门确非葡萄牙领土”的积极证据。”
  “自从1557年(明嘉彬嘉靖三十六年)葡人僦居澳门以后,直至1887年(光绪十三年)签订“中葡草约”,翌年互换“中葡修好通商条约”以前,中国始终保持着澳门的主权,是毫无疑问的。在这其(期)间,凡300余年,中国在澳门有司法权与财政权,有地方行政的官署和自治的村落,始终认定澳门为中国海关港口,葡萄牙人用尽“纳贿”、“纳租”种种手段,仅得租住权限。”
  梁嘉彬还进一步论证,即使是1887年签订了《中葡和好通商条约》和次年换约之后,清朝政府允准“葡国永驻管理澳门以及澳属之地”;但条约也载明“葡国坚允,若未经中国首肯,则葡国永不得将澳地让与他国”〔10〕,此就证明:
  中国的允许葡国永居管理,不过允许葡国以“土地永租”和“市政管理”之权,但对澳门的主权絶未放弃。
  “切实地说一句,大凡一块土地的占领权和管理权的让与,是不包括主权的让与,此项的特权的规定是与领土割让截为两事,……并没有构成割让土地的行为……”
  据此,梁嘉彬大声疾呼要收回澳门:
  “澳门主权的归属问题现在已经给我弄个水落石出了,澳门仍构成中国领土之一部分,絶无疑义。我们现在既然已经收回各处租界和租借地,为什么还不收回澳门呢?”
  梁嘉彬研究澳门问题的科学态度、真知灼见和爱国热忱,是难能可贵的,是具有生命力的,是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的。1986年6月30日开始,中葡关于澳门问题的谈判,正是根据澳门不是割让给葡萄牙,而是租借给葡萄牙居住的原则进行的,并于1987年4月签订《中葡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最后于1999年12月20日实现了中国政府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如果梁嘉彬地下有知,我想他一定为自己研究澳门问题的观点和呼吁收回澳门的愿望得以实现而感到十分欣慰的。
  三、潜心研究琉球问题
  梁嘉彬目睹一些日本和欧洲国家的历史学者歪曲历史事实,将中国领土台湾省也诬说是日本的琉球,直到1955年3月日本出版的本宫泰彦着《日中文化交流史》一书所附的《日中交通路线图》,仍然将台湾标记为“琉球”〔13〕的情况,于是他从1947年开始潜心研究琉球问题,并于同年6月30日在《中央日报》“文史周刊”发表了题为《隋代琉求国确非台湾考》的论文。之后直到1972年,不断搜集历史资料和深入研究,共发表了关于琉球问题的论文31篇,并写成专着《朝鲜日本琉球台湾菲律宾先史丛考》(未出版),以丰富翔实的历史资料证明“《隋书》琉球为台湾说的虚构过程”,证实当时的琉球实为今日日本的琉球群岛,絶对不是台湾,并附带从中日两国关于琉球的文献中论证了钓鱼岛亦是中国的领土。梁嘉彬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同样说明他的研究工作是体现了鲜明的爱国主义立场和充满着爱国主义精神的。
  梁嘉彬一生的研究工作和研究成果当然不止上述三个方面。其实他研究的方向和范围相当广泛,诸如中日关系史、中国近代外交史、中外交通发展史等方面,均有湛深的研究,或建探幽钩沉之功,或发前人所未发,或获先人未获之果。即如“徐福与日本”这项相当专门深辟的研究,他的建树也很突出。徐福在日本的历史地位,曾有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而嘉彬先生的研究论断为:“谓徐福与日本皇室无关不可取,谓徐福即日本神武天皇亦不可取。”这种公允准确的论断,得到有关学者的专门介绍。

以上节选自:

http://www.zhgpl.com/crn-webapp/cbspub/secDetail.jsp?bookid=14601&secid=14649

标题为老嘢所拟

 

【当代岭南梁氏】:著名史学家梁嘉彬 - 塘溪老嘢 - 杏泉阁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