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家谱著录实践的再认识(转)  

2013-10-29 10:07:21|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谱著录实践的再认识

                  李玲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摘要:本文结合《中国家谱总目》的著录实践,从家谱文献内容及其著录的特点出发阐述了准确著录此类文献的看法。

 

    家谱作为一种内容和形式均比较独特的历史文献,具有其他图书不可替代的文献价值。进入新世纪,《中国家谱总目》以下简称(《总目》)的编撰工作正在全国广泛开展,各馆以此为契机,加大对家谱文献开发和整理,以充分揭示馆藏为读者服务。笔者有幸参加此项审校,拟结合《总目》馆藏家谱著录的实践,就如何准确揭示家谱文献的特点,提高著录质量作一初步的探讨。

    家谱著录的特点

家谱著录是一个考证和鉴别的过程,考证式著录是其主要特点。现存家谱年代从古至今,大多为明、清和民国时期纂修,除皇家玉牒外,均为私家编修,形式多样,没有统一的编撰体例,内容复杂多变,其中严格的血缘关系、明显的地域特点和文献内容的递增性是其内容的主要特征。为了更好地概括和展示家谱文献的这些特殊内容,《总目》在上海图书馆万余种家谱著录实践的基础上,编制了实用性较强的《〈中国家谱总目〉著录规则》(以下简称《细则》),不仅需要著录书名、责任者、版本等一般文献著录事项,还要求对谱籍、始祖、始迁祖、本支名人、常号、纂修年代及记事年限予以揭示。

    著录家谱时,必须了解家族源流,修谱经过,梳理同宗异支错综复杂的关系,才能分辨出谱主的始祖和始迁祖;界定谱籍时,既要对未标地名的家谱考证出谱籍,又要辨别书名中的地名的真正含义,既要依据始迁祖的迁居地,又要兼顾始迁祖后裔的迁徙情况;揭示家谱内容的递增性,需要区分出原本和增补、续修本;古籍家谱的版本的著录,不仅要从图书本身找出依据,同时还要鉴别这些依据的可靠性。因此,要求编目员不仅要通读序跋、题记,往往还须通检全谱,就有关内容全面查考,方可作出准确的判断。如:《城南杜氏族谱四卷》序题“康熙间十二世尊一公由大梁乡迁居会城之南,康熙四十二年十三世祖今鸣公买城男 龙社屋,遂世居焉”。翻阅全谱,族人墓葬地多在今广州的大东门、大北门、小北门等地,世系谱所载十二世尊一公“南海县江浦司人,世居西樵大果乡……康熙间始迁居省城,百余年来,枝繁叶茂,至今已百余人”。明、清两代,番禺和南海两县同为广州府治兼省会,民国废府,二县同为广东省会,今为广州属地,故谱籍应著录为[广东广州]。此谱序文在文所指迁居地有出入,如疏于查考,谱籍据序题则会误著为广东新会

    2.理顺家谱内在要素之间的关系

家谱著录的特点决定了其编目的难度,其难点主要集中在谱籍的界定和始祖、始迁祖的选择这两方面,这也是家谱著录中最容易产生差异的地方。为使著录准确,减少差异,必须理顺考证过程中的几个家谱内在要素之间的关系,熟练掌握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细则》。

2.1 理顺家谱谱籍与始迁祖的关联

谱籍是区别同一姓氏不同地区家谱的标志,是家谱著录的重点和难点。《细则》规定“谱籍指谱主的实际居住地,一般可以始迁祖的迁居地作为基本的界定标准”,并对谱籍著录的内容进行规范统一。实际操作过程中,只有在确定始祖、始迁祖的各个支脉的迁徙路线的基础上,根据家谱的不同类型加以考证,才能确定谱籍。编目员往往由于规则不具唯一性,会导致不同的编目员有不同的理解,使谱籍的界定有一定的随意性。究其因:(1)对于专指性较强的支谱、房谱,谱载始迁祖以下一房一脉,始迁祖居住地即为谱籍。(2)对于统宗谱、族谱和宗谱,其家族迁徙过程比较复杂,族人涵盖的居住地较为广泛,谱籍与始迁祖居住地并非一一对应,可以一目了然,只能作为界定的参考标准。因此准确著录谱籍,有的需要根据家谱的收录范围,兼顾始迁祖后裔的现居住地,把族人分散的现居住地均列入谱籍;有的根据主录支派的现居住地确定;有的选择主纂修者一派家族的现居住地而定。例:《刁氏族谱—入粤始祖清公直系》,1998年由兴宁族人主修,是谱总汇始祖清公由闽入粤之丰顺直系世系,其后裔散居广东兴宁、龙川、平远、梅县等十几个县市及广西、江西、四川、湖南等地,入粤始祖清公即为始迁祖。这时谱籍的著录有两种选择:一是谱籍涵盖所有族人的居住地,但因其地域跨省,按规则应省略谱籍的著录。一是择其族裔主要聚居地“广东”作谱籍,而将其族人散居情况在附注项说明。笔者认为此本谱籍可著录“广东”,虽然难于涵盖清公后人的散居地,但比省略谱籍不著还是增加了家谱的揭示深度。笔者认为《细则》应根据不同类型的家谱,制定更为细化的条款,以减少规则的笼统带来著录的差异。

2.2 梳理家谱先祖之间的关系

《细则》规定的先祖项包括始祖、始迁祖、外纪始祖和内纪始祖、本支名人等内容。家谱中记载的许多先祖,如始祖、始迁祖、内纪始祖、外纪始祖、远祖、受姓始祖等是相对而言的。始迁祖支谱中或称之为始祖,意谓本支一世祖;而始迁祖之前的一世祖,也称之为始祖,是指同宗异支的共同之始祖。家谱常以先祖将世系分割成外纪世系、内纪世系或本支世系等,往往因其分割形式不同的改变先祖的称谓,必须明确先祖之间的关系,才能区别著录。结合《细则》有关先祖的著录事项,笔者认为家谱的世系主要有以下三种分割形式:

    (1)《细则》指出:“始祖即为一世祖。如世系图录分为外纪世系和内纪世系,始祖分别著录为外纪始祖某某,内纪始祖某某。”这就是说,外纪始祖、内纪始祖和始迁祖由远至近把世系分成三块,即内纪始祖之前为外纪世系,内纪世系之后始迁祖之前为内纪世系,始迁祖之后为本支世系。如《[广东]南海罗格孔氏家谱》,其世系图录分为曲阜孔氏世系,一世祖为(春秋),字仲尼;南迁纪氏世系,一世祖为()昌弼;罗格孔氏世系,始迁祖为()细祖,号阜林。此谱外纪始祖为(春秋),字仲尼,内纪始祖为()昌弼,始迁祖为()细祖,号阜林。

    (2)《细则》指出:“始迁祖一般指实际迁徙者,但有些家谱另有尊奉,如两者并存,应一并著录。”这就是说,用始迁祖作分水岭,始迁祖之前为外纪世系,始迁祖之后为内纪世系。如《[广东增城]毛氏家谱》,谱载存仁原居山西太原吉阳,因奉调来粤守南雄,居保昌县竹溪里,始祖天存之子乙弼始迁增城县萧郭巷,为入增始祖。此谱外纪始祖为存仁,内纪始祖为天存(即家谱另尊奉的始祖),始迁祖为乙弼。

    (3)《细则》指出“始祖即为始迁祖,视为始迁祖。”意即所记世系为本支世系或内纪世系。如:[广东南海]南海石湾坝头梁氏族谱》,序称始祖秀蕃,宋由南雄迁居广州府南海县魁冈堡澜石基头,即今石湾圆围尾,卜宅奠居遂局筑坝头,记事至二十三世。由于《细则》对先祖称谓和世系划分的描述比较模糊,又缺乏应有的实例,编目员把握不准,始祖往往只著录年代久远且检索意义不大的三皇五帝或受姓始祖,而没有把内纪始祖著录出来。

    原谱与增修本著录的链接

    家谱内容具有递增性,以增补、续修本居多。其中在原谱上手书增补内容的家谱,尤以民国前出版的旧谱为多。《细则》规定“在原谱上手写增补,除著录原谱责任者外,还需要著录增补者姓名。”但《细则》所列样单《[浙江杭州]仁和龚氏家谱不分卷》,却将增补者著录于附注项。笔者认为。原谱后人在原谱上增篇益卷,是否著录于责任者项,取决于增补内容的多少。凡增补内容涉及全谱或增补部分达三分之一以上者,说明对原本进行了实际意义上的续修,可将增补者著录于责任者项;如只是续添几个人名或生卒年,则不必在责任者项反映,宜在附注项的记事年限前加以说明。

     有的家族其家谱修成之后,分发各房子孙,各自随时增补本房世系,作为下次续修的基础。如《[广东广州]京兆郡黎氏家谱》,馆藏共有四册,为各房子孙所有,每册均由族人增补其本房世系,馆藏卡片目录是作复本著录,无法反映文献的真实内容,宜作不同版本著录,在附注说明主要增补支脉。

    4.新修家谱多卷书的著录

    传统的文献编目,民国前出版的具有中国古典装订形式的旧谱按古籍著录规则编目,民国时期以后新修家谱多依普通图书著录。鉴于现存的家谱以民国前纂修的古籍家谱为主,《细则》虽未明确说明编制依据,但从条款可以看出是以《古籍著录原则》为基本依据编制的。从古至今、不同载体的家谱按《细则》著录,规则应具有一定的兼容性,把内容与形式不同的古籍家谱和新修家谱存在的客观情况加以区别,并作一些具体规范描述。如新谱卷数的著录

    古籍的卷数比册数重要,是检查一书全、缺、版本异同的重要依据,著录于正书名之后,但新修家谱作为现代普通图书,一般正书名后不著录卷数。同一种新谱分若干卷()出版,各分卷联系紧密,不能独立成书,具有一个总书名,须按多卷书处理。《细则》并未明确区分新旧家谱卷数的著录方式。此外,为有利于扩大家谱的发行,有些新修家谱以编号或不编号的多卷书形式出版。它们由总谱和分谱组成,具有共同题名和分卷题名,有的分卷题名有独立检索意义,既有总编者,又有各分卷()责任者。总谱以汇辑旧谱资料、姓氏源流、远祖世系等全貌性内容为主,各分房支脉谱系为分谱。内容可独可合,即某支脉分谱具有独立性,或再附总谱成组合完整的支谱;众分谱与总谱汇集成套,作为某地某姓氏之宗谱、族谱。笔者认为,不管新谱多卷书如何复杂,一致采用整套著录、集中给号的方式著录,可以系统向读者揭示整套家谱的全貌及各组成部分的内容,并达到集中排架,方便检索和管理的目的。如:《广东省兴宁市东氏族谱不分卷》,由一部总谱和内容相对独立的十六部分谱组成,计二十二册,无卷次标识。总谱和分谱各有主编,分谱书名为《广东省兴宁市陈氏族谱某某公分谱》,书脊题某某公分谱,但其他信息源还有可与正题名交替使用的异书名,此谱采用整套著录,以共同题名为正书名,各分谱在附注项详列子目,揭示各分谱和重要内容。

此外,常见新修家谱除分卷外,更多是分册、章、编、部分、集等,实际著录应将卷、册、集、编等按卷数据实著录。如《[广东潮安]陈氏秋溪世家?延华堂族谱五卷》,以册次标识,册一为总谱,除出版单本外,册二至册五均分别与册一合订为一本,各册有主编。馆藏只有其中第三本,由册一和册三合订,目次题垣公系 公派族谱,此谱的册次实际就是卷次,应著录于正书名之后,在附注项说明“以同号为卷号”,或直接在正书名后著录“五册”。

控制家谱著录质量

    著录的不准确、不规范,不但影响书目的质量,影响为读者服务的水平,而且还为共建共享设置了障碍。即使是执行统一的著录规则,著录规则也不可能对文献自身所有的问题都规定统一的处理办法,让人在著录时都对号入座。编目员著录也就不象做普通图书那样得心应手,著录的结果往往也会因文献内容的复杂、理解和认识的不同而产生分歧,应采取有效措施把好著录审校关,保证著录的质量。

    (1)主张以“群体对校著录”方式著录和审校。

一方面,由同一编目员逐一著录同姓氏不同版本的家谱,并由审校人员集中审校。家谱内容的特点决定了同姓同谱籍的各种家谱,相互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不同谱籍的同姓家谱,相互间也有或多或少的沟联,通过群体对校著录方式扩大编目员的视野,利用各谱互补的内容做好旁证的收集,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考证,使著录更为完整,准确。另一方面,就一家藏谱或难判断,可综合数家之言合成或完善其著录。如本馆重新著录馆藏家谱,既可利用《中国家谱综合目录》、《上海图书馆家谱提要》为参考依据,又可籍《总目》编撰初审工作之机,获取广东和海南的家谱书目作为间接引据。当然前人的著录成果也会有疏误之处,须详加复核,不宜径行套引。

    (2)建立家谱书目数据库,进行著录标引后的机检审校。这是前一种审校方式的延伸。本馆著录的工作单录入计算机,审校人员从姓氏、谱籍、始祖等多种途径查重,全面、细致地逐项核对,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力求著录准确。可以说机检审校是提高审校的效率和质量的有效方法。馆藏家谱分散入藏于各书库,通过馆藏家谱书目数据库得以集中,为家谱文献的进一步开发和利用,提高为读者服务水平奠定了基础。

    (3)及时收集反馈信息。查阅家谱的读者,主要有两大人群,一是寻根问祖和编修新谱的普通民众;另一是各学科的研究人员。他们在利用馆藏书目查阅家谱时,也能发现书目著录的错误,尤其是有关的研究人员。此外,一些家族的开明人士将其新修的家谱捐赠本馆,要求收入《总目》以宣扬家族人文。我们也收集其对谱籍、始祖等方面的著录信息,供编目时参考。     结束语

家谱文献复杂多变,编目规则又比较灵活,著录产生一些差异不可避免,但关键性的姓氏、谱籍和先祖项等,应力求准确。《总目》编撰工作完成之后,《细则》可以对其中某些比较粗泛的规则,进行修订,令其进一步完善,并作为家谱文献的著录规则继续使用。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家谱著录既规范,又具有可操作性。

 

http://wenku.baidu.com/view/aafc09cdda38376baf1fae9b.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