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先秦两汉梁氏人物掠影(续)  

2015-05-12 11:19:19|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两汉梁氏人物掠影

(1)梁石君
(秦末汉初)(齐人)
《汉书·蒯通传》:天下既定,后信以罪废为淮阴侯,谋反被诛,临死叹曰:“悔不用蒯通之言,死于女子之手!”高帝曰:“是齐辩士蒯通。”乃诏齐召蒯通。通至,上欲亨之,曰:“若教韩信反,何也?”通曰:“狗各吠非其主。当彼时,臣独知齐王韩信,非知陛下也。且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高材者先得。天下匈匈,争欲为陛下所为,顾力不能,可殚诛邪!”上乃赦之。至齐悼惠王时,曹参为相(按《史记·曹相国世家》,曹参相齐悼惠王是在汉惠帝元年公元前194年),礼下贤人,请通为客。初,齐王田荣怨项羽,谋举兵畔之,劫齐士,不与者死。齐处士东郭先生、梁石君在劫中,强从。及田荣败,二人丑之,相与入深山隐居。客谓通曰:“先生之于曹相国,拾遗举过,显贤进能,齐国莫若先生者。先生知梁石君、东郭先生世俗所不及,何不进之于相国乎?”通曰:“诺。臣之里妇,与里之诸母相善也。里妇夜亡肉,姑以为盗,怒而逐之。妇晨去,过所善诸母,语以事而谢之。里母曰:‘女安行,我今令而家追女矣。’即束縕请火于亡肉家,曰:‘昨暮夜,犬得肉,争斗相杀,请火治之。’亡肉家遽追呼其妇。故里母非谈说之士也,束縕乞火非还妇之道也,然物有相感,事有适可。臣请乞火于曹相国。”乃见相国曰:“妇人有夫死三日而嫁者,有幽居守寡不出门者,足下即欲求妇,何取?”曰:“取不嫁者。”通曰:“然则求臣亦犹是也,彼东郭先生、梁石君,齐之俊士也,隐居不嫁,未尝卑节下意以求仕也。愿足下使人礼之。”曹相国曰:“敬受命。”皆以为上宾。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辩证》卷十四以“梁石”为复姓:“梁石。汉隐者梁石君,曹参所礼者。”

(2)梁蚡
(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时)(邯郸人)
《汉书·景十三王传》:江都易王非(前168年―前128年)以孝景前二年立为汝南王。吴楚反时,非年十五,有材气,上书自请击吴。景帝赐非将军印,击吴。吴已破,徙王江都,治故吴国,以军功赐天子旗。元光中,匈奴大入汉边,非上书愿击匈奴,上不许。非好气力,治宫馆,招四方豪桀,骄奢甚。二十七年薨,子建嗣。建为太子时,邯郸人梁蚡持女欲献之易王,建闻其美,私呼之,因留不出。蚡宣言曰:“子乃与其公争妻!”建使人杀蚡。蚡家上书,下廷尉考,会赦,不治。

(3)梁成恢
(汉武帝、汉昭帝时)(籍贯未详)
《汉书·天文志》:孝昭始元中,汉宦者梁成恢及燕王候星者吴莫如见蓬星出西方天市东门,行过河鼓,入营室中。恢曰:“蓬星出六十日,不出三年,下有乱臣戮死于市。”后太白出西方,下行一舍,复上行二舍而下去。太白主兵,上复下,将有戮死者。后太白出东方,入咸池,东下入东井。人臣不忠,有谋上者。后太白入太微西藩第一星,北出东藩第一星,北东下去。太微者,天廷也,太白行其中,宫门当闭,大将被甲兵,邪臣伏诛。荧惑在娄,逆行至奎,法曰“当有兵”。后太白入昴。莫如曰:“蓬星出西方,当有大臣戮死者。太白星入东井、太微廷,出东门,汉有死将。”后荧惑出东方,守太白。兵当起,主人不胜。后流星下燕万载宫极,东去,法曰“国恐,有诛”。其后左将军桀、票骑将军安与长公主、燕剌王谋乱,咸伏其辜。兵诛乌桓。
(据说梁成恢所见的是公元前87年7月10日的哈雷彗星。则当时汉昭帝即位不久;第二年为始元元年,前86年。)

(4)梁喜,子梁放,孙梁萌
(合阳侯爱侯梁喜在汉昭帝、汉宣帝时,合阳侯梁放在汉宣帝、汉元帝、汉成帝时,梁绍在汉成帝、汉哀帝、汉平帝、王莽时)(籍贯未详)
《汉书·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合阳爱侯梁喜。以平阳大夫告霍徵史、徵史子信、家监回伦、故侍郎郑尚时谋反,侯,千五百户。(汉宣帝)元康四年(前62年)二月壬午封,四十一年薨。(汉成帝)建始二年(前31年),侯放嗣。(汉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侯萌以喜孙绍封,千户。王莽败,绝。
《汉书·杜钦传》:后有日蚀地震之变,诏举贤良方正能直言士,合阳侯梁放举钦。钦上对曰……
《后汉书·五行志下之下》:成帝建始三年十二月戊申朔(查万年历合公元前29年1月5日),日有食之,其夜未央殿中地震。

(5)梁相
(汉元帝、汉成帝、汉哀帝、汉平帝时)(河东人)
《汉书·百官公卿表下》:(汉成帝)绥和二年(前7年)。大司农河东梁相子夏,一年迁。……孝哀建平元年(前6年)。大司农梁相为廷尉,二年贬为东海都尉。……(汉哀帝)元寿二年(前1年)。故廷尉梁相复为大理,二年坐除吏不次免。
按照《百官公卿表下》的行文习惯,可以推知梁相是姓梁名相字子夏。
《汉书·龚胜传》:后岁馀,丞相王嘉上书荐故廷尉梁相等。
《汉书·王嘉传》:初,廷尉梁相与丞相长史、御史中丞及五二千石杂治东平王云狱,时冬月未尽二旬,而相心疑云冤,狱有饰辞,奏欲传之长安,更下公卿覆治。尚书令鞫谭、仆射宗伯凤以为可许。天子以相等皆见上体不平,外内顾望,操持两心,幸云逾冬,无讨贼疾恶主雠之意,制诏免相等皆为庶人。后数月大赦,嘉奏封事荐相等明习治狱,“相计谋深沈,谭颇知雅文,凤经明行修,圣王有计功除过,臣窃为朝廷惜此三人。”书奏,上不能平。后二十馀日,嘉封还益董贤户事,上乃发怒,召嘉诣尚书,责问以“相等前坐在位不尽忠诚,外附诸侯,操持两心,背人臣之义,今所称相等材美,足以相计除罪。君以道德,位在三公,以总方略一统万类分明善恶为职,知相等罪恶陈列,著闻天下,时辄以自劾,今又称誉相等,云为朝廷惜之。大臣举错,恣心自在,迷国罔上,近由君始,将谓远者何!对状。”嘉免冠谢罪。

(6)梁护或梁让,子梁鸿
(汉成帝、汉哀帝、汉平帝、王莽时)(扶风人)(梁鸿,《后汉书》有传)
《汉书·王莽传中》:(王莽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于是封姚恂为初睦侯,奉黄帝后;梁护为修远伯,奉少昊后;皇孙功隆公千,奉帝喾后;刘歆为祁烈伯,奉颛顼后;国师刘歆子叠为伊休侯,奉尧后;妫昌为始睦侯,奉虞帝后;山遵为褒谋子,奉皋陶后;伊玄为褒衡子,奉伊尹后。
《后汉书·逸民传·梁鸿传》:梁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也。父让,王莽时为城门校尉,封修远伯,使奉少昊后,寓于北地而卒。……
笔者按:被封为修远伯的,《汉书》说是梁护,《后汉书》说是梁让。“护”、“让”两字古代写法形状接近,这点古人已经提到过。梁护能被封为修远伯,从年龄上看,出生时间应该不晚于前33—前7年在位的汉成帝时。

(7)梁恭
(汉成帝、汉哀帝、汉平帝、王莽、汉光武帝时)(籍贯未详)
《后汉书·范升传》:建武二年,光武征诣怀宫,拜议郎,迁博士,上疏让曰:“臣与博士梁恭、山阳太守吕羌俱修梁丘易。二臣年并耆艾,经学深明,而臣不以时退,与恭并立,深知羌学,又不能达,惭负二老,无颜于世。诵而不行,知而不言,不可开口以为人师,愿推博士以避恭、羌。”帝不许,然由是重之,数诏引见,每有大议,辄见访问。
笔者按:范升上疏在建武二年,公元26年;六十为耆,五十为艾,耆艾也可指老年,保守计算,梁恭出生时间不会晚于前33—前7年在位的汉成帝时。

(8)梁统等
(汉武帝左右至汉桓帝之间)
《东观汉记》《后汉书·梁统传》《后汉书·皇后纪》《后汉纪》等记载梁统一支家族人物有:梁子都,子都子梁桥,桥子梁溥,溥子梁延,延子梁统,梁统兄梁巡、从弟梁腾,梁统子梁松、梁竦、梁恭(《梁统传》云梁统“拜太中大夫,除四子为郎”,则梁统至少有四子,而《梁统传》之提到其中三个儿子),梁松子梁扈(《世说新语·品藻》刘孝标注:“嵇康《高士传》曰:‘丹字大春,扶风郿人。……越骑梁松,贵震朝廷,请交丹,丹不肯见。后丹得时疾,松自将医视之。病愈久之,松失大男磊,丹一往吊之。……’”说到“松失大男磊”,则梁松长子是梁磊,早世。),梁扈从兄梁襢(擅),梁竦女梁嫕(慿)、梁大贵人(汉章帝贵人)、梁小贵人(汉章帝贵人,后追尊为恭怀皇后,汉和帝生母),梁竦子梁棠、梁雍、梁翟,梁棠子梁安国,梁雍子梁商、女梁贵人(即梁商妹),梁商子梁冀、梁不疑、梁蒙,梁商女梁田(《后汉纪·后汉孝顺皇帝纪上》)、梁妠(顺烈皇后、梁太后,汉顺帝皇后)、梁阿重(《后汉纪·后汉孝顺皇帝纪上》)、梁女莹(懿献皇后,汉桓帝皇后),梁冀子梁胤(孙寿所生)、梁伯玉(友通期所生),梁不疑子梁马(焉),梁胤子梁桃(祧),梁冀叔父梁让、梁忠、梁乾(梁忠、梁乾为梁冀叔父之说见《华阳国志》卷十中)。《后汉书·梁冀传》还提到梁冀的亲族梁淑、梁戟(不知“梁戟”“梁乾”是两人还是“戟”“乾”形近而混)。

(9)梁宏或梁弘
(汉光武帝、汉明帝时)(籍贯未详)
《后汉书·独行传·陆续传》:陆续字智初,会稽吴人也。世为族姓。祖父闳,字子春,建武中为尚书令。美姿貌,喜著越布单衣,光武见而好之,自是常敕会稽郡献越布。续幼孤,仕郡户曹史。时岁荒民饥,太守尹兴使续于都亭赋民饘粥。续悉简阅其民,讯以名氏。事毕,兴问所食几何?续因口说六百馀人,皆分别姓字,无有差谬。兴异之,刺史行部,见续,辟为别驾从事。以病去,还为郡门下掾。是时楚王英谋反(《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说永平十三年70年,“十一月,楚王英谋反,废,国除,迁于泾县,所连及死徙者数千人”),阴疏天下善士,及楚事觉,显宗得其录,有尹兴名,乃征兴诣廷尉狱。续与主簿梁宏、功曹史驷勋及掾史五百馀人诣洛阳诏狱就考,诸吏不堪痛楚,死者大半,唯续、宏、勋掠考五毒,肌肉消烂,终无异辞。续母远至京师,觇候消息,狱事特急,无缘与续相闻,母但作馈食,付门卒以进之。续虽见考苦毒,而辞色慷慨,未尝易容,唯对食悲泣,不能自胜。使者怪而问其故。续曰:“母来不得相见,故泣耳。”使者大怒,以为门卒通传意气,召将案之。续曰:“因食饷羹,识母所自调和,故知来耳,非人告也。”使者问:“何以知母所作乎?”续曰:“母尝截肉未尝不方,断葱以寸为度,是以知之。”使者问诸谒舍,续母果来,于是阴嘉之,上书说续行状。帝即赦兴等事,还乡里,禁锢终身。续以老病卒。
笔者按:梁宏,《太平御览·刑法部八·囚》引《后汉书》、《太平御览·刑法部十五·栲掠》引《会稽典录》皆作“梁弘”。( 《太平御览·刑法部八·囚》:“《后汉书》曰:……续与主簿梁弘及掾史五百馀人诣洛阳诏狱……”《太平御览·刑法部十五·栲掠》:“《会稽典录》曰:梁弘,句章人也。太守尹兴召署主簿。是时楚王英谋反,妄疏天下牧守,谋发,兴在疏中,征诣廷尉。弘与门下掾陆续等传考诏狱,掠毒备至,辞气益壮。”)

(10)梁讽,子梁慬
(汉明帝、汉章帝、汉和帝时)(北地弋居人)(梁慬,《后汉书》有传)
《后汉书·窦宪传》:(汉和帝永元元年秋七月。89年)宪乃班师而还。遣军司马吴汜、梁讽,奉金帛遗北单于,宣明国威,而兵随其后。时虏中乖乱,汜、讽所到,辄招降之,前后万馀人。遂及单于于西海上,宣国威信,致以诏赐,单于稽首拜受。讽因说宜修呼韩邪故事,保国安人之福。单于喜悦,即将其众与讽俱还,到私渠海,闻汉军已入塞,乃遣弟右温禺鞮王奉贡入侍,随讽诣阙。宪以单于不自身到,奏还其侍弟。……北单于以汉还侍弟,复遣车谐储王等款居延塞,欲入朝见,愿请大使。宪上遣大将军中护军班固行中郎将,与司马梁讽迎之。
《后汉书·梁慬传》:梁慬字伯威,北地弋居人也。父讽,历州宰。(汉和帝)永元元年(89年),车骑将军窦宪出征匈奴,除讽为军司马,令先赍金帛使北单于,宣国威德,其归附者万馀人。后坐失宪意,髡输武威,武威太守承旨杀之。窦氏既灭,和帝知其为宪所诬,征慬,除为郎中。…
11)梁鲔(汉明帝、汉章帝、汉和帝、汉殇帝、汉安帝时)(河东平阳人)《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孝殇帝)延平元年(106年)春正月辛卯,太尉张禹为太傅。司徒徐防为太尉,参录尚书事,百官总己以听。封皇兄胜为平原王。癸卯,光禄勋梁鲔为司徒。(李贤注:《汉官仪》曰:“鲔字伯元,河东平阳人也。”)
《后汉书·孝安帝纪》:(孝安帝永初元年二月。107年)庚午,司徒梁鲔薨。《后汉书·鲁恭传》:(孝安帝)永初元年(107年),复代梁鲔为司徒。
(12)梁相(汉明帝、汉章帝、汉和帝时)(籍贯未详)《后汉书·孝明八王列传》:梁节王畅,永平十五年封为汝南王。……(汉和帝)永元五年(93年),豫州刺史梁相举奏畅不道,考讯,辞不服。有司请征畅诣廷尉诏狱,和帝不许。有司重奏除畅国,徙九真,帝不忍,但削成武、单父二县。
(13)梁湛(汉明帝、汉章帝、汉和帝、汉殇帝、汉安帝时)(陇西人)《汉书·独行传·缪肜》:缪肜字豫公,汝南召陵人也。……太守陇西梁湛召为决曹史。安帝(106年登位,107年为永初元年)初,湛病卒官,肜送丧还陇西。始葬,会西羌反叛,湛妻子悉避乱它郡,肜独留不去,为起坟冢,乃潜穿井旁以为窟室,昼则隐窜,夜则负土,及贼平而坟已立。其妻子意肜已死,还见大惊。关西咸称传之,共给车马衣资,肜不受而归乡里。

(14)梁郁
(汉明帝、汉章帝时)(籍贯未详)
《后汉书·儒林传上·孔僖传》:孔僖字仲和,鲁国鲁人也。……僖与崔篆孙駰复相友善,同游太学,习《春秋》。因读吴王夫差时事,僖废书叹曰:“若是,所谓画龙不成反为狗者。”駰曰:“然。昔孝武皇帝始为天子,年方十八,崇信圣道,师则先王,五六年间,号胜文、景。及后恣已,忘其前之为善。”僖曰:“书传若此多矣!”邻房生梁郁馋和之曰:“如此,武帝亦是狗邪?”僖、駰默然不对。郁怒恨之,阴上书告駰、僖诽谤先帝,刺讥当世。事下有司,駰诣吏受讯。僖以吏捕方至,恐诛,乃上书肃宗(汉章帝)自讼曰:……帝始亦无罪僖等意,及书奏,立诏勿问,拜僖兰台令史。(汉章帝)元和二年(85年)春,帝东巡狩,还过鲁,幸阙里,以太牢祠孔子及七十二弟子,作六代之乐,大会孔氏男子二十以上者六十三人,命儒者讲论。僖因自陈谢。

(15)梁丰
(汉和帝、汉殇帝、汉安帝时)(河南人)
《后汉书·律历中》:安帝延光二年(123年),中谒者亶诵言当用甲寅元,河南梁丰言当复用太初。尚书郎张衡、周兴皆能历,数难诵、丰,或不对,或言失误。衡、兴参案仪注者,考往校今,以为九道法最密。

(16)梁纪
(汉安帝、汉顺帝、汉冲帝、汉质帝、汉桓帝时)(籍贯未详)
《东观汉记·孝桓邓皇后》:孝桓帝邓后,字猛,父香,早死,猛母宣改嫁为掖庭民梁纪妻。纪者,襄城君孙寿之舅也。(今人吴树平校注说:“‘邓后,字猛’,范晔《后汉书·桓帝邓皇后纪》云‘邓皇后讳猛女’,《御览》卷一三七引《续汉书》亦云‘邓皇后字猛女’。”)
《后汉书·梁冀传》:初,掖庭人邓香妻宣生女猛,香卒,宣更适梁纪。梁纪者,冀妻寿之舅也。
《后汉书·皇后纪下·桓帝邓皇后》:桓帝邓皇后讳猛女,和熹皇后从兄子邓香之女也。母宣,初适香,生后。改嫁梁纪,纪者,大将军梁冀妻孙寿之舅也。
《御览》卷一三七引西晋司马彪《续汉书》:“孝桓邓皇后,字猛女。母宣本微,初适郎中邓香,生后。后适梁纪,故后冒姓梁氏。”

(17)梁配
(汉安帝、汉顺帝时)(籍贯未详)
《后汉书·申屠蟠传》:申屠蟠字子龙,陈留外黄人也。……同郡缑氏女玉为父报雠,杀夫氏之党,吏执玉以告外黄令梁配,配欲论杀玉。蟠时年十五,为诸生,进谏曰:“玉之节义,足以感无耻之孙,激忍辱之子。不遭明时,尚当表旌庐墓,况在清听,而不加哀矜!”配善其言,乃为谳得减死论。乡人称美之。……中平五年(188年),复与(荀)爽、(郑)玄及颍川韩融、陈纪等十四人并博士徵,不至。明年,董卓废立,蟠及爽、融、纪等复俱公车征,唯蟠不到。众人咸劝之,蟠笑而不应。居无几,爽等为卓所胁迫,西都长安(190年),京师扰乱。及大驾西迁,公卿多遇兵饥,室家流散,融等仅以身脱。唯蟠处乱末,终全高志。年七十四,终于家。
(申屠蟠应是190年后不久去世,年七十四则估计生于120年左右,汉安帝时。申屠蟠十五岁时是汉顺帝时,则当时的外黄令梁配的出生时间保守估计是公元106年—125年在位的汉安帝时。)

(18)梁龙
(汉桓帝、汉灵帝时)(交址人)
《后汉书·朱隽传》:朱隽字公伟,会稽上虞人也。……后(会稽郡)太守尹端以隽为主簿。(汉灵帝)熹平二年(173年),端坐讨贼许昭失利,为州所奏,罪应弃市。隽乃羸服闲行,轻赍数百金到京师,赂主章吏,遂得刊定州奏,故端得输作左校。端喜于降免而不知其由,隽亦终无所言。后太守徐圭举隽孝廉,再迁除兰陵令,政有异能,为东海相所表。会交址部群贼并起,牧守软弱不能禁。又交址贼梁龙等万馀人,与南海太守孔芝反叛,攻破郡县。(汉灵帝)光和元年(178年),即拜隽交址刺史,令过本郡简募家兵及所调,合五千人,分从两道而入。既到州界,按甲不前,先遣使诣郡,观贼虚实,宣扬威德,以震动其心;既而与七郡兵俱进逼之,遂斩梁龙,降者数万人,旬月尽定。

(19)梁衍
(汉灵帝、汉少帝、汉献帝时)(籍贯未详)
《后汉书·皇甫嵩传》:帝让卓,卓又增怨于嵩。及后秉政,(汉献帝)初平元年(190年),乃征嵩为城门校尉,因欲杀之。嵩将行,长史梁衍说曰:“汉室微弱,阉竖乱朝,董卓虽诛之,而不能尽忠于国,遂复寇掠京邑,废立从意。今徵将军,大则危祸,小则困辱。今卓在洛阳,天子来西,以将军之众,精兵三万,迎接至尊,奉令讨逆,发命海内,征兵群帅,袁氏逼其东,将军迫其西,此成禽也。”嵩不从,遂就征。有司承旨,奏嵩下吏,将遂诛之。嵩子坚寿与卓素善,自长安亡走洛阳,归投于卓。卓方置酒欢会,坚寿直前质让,责以大义,叩头流涕。坐者感动,皆离席请之。卓乃起,牵与共坐。使免嵩囚,复拜嵩议郎,迁御史中丞。

(20)梁鹄
(汉灵帝、汉少帝、汉献帝、三国魏时)(唐代张怀瓘《书断》卷中说是安定乌氏人)
《后汉书·杨赐传》:(杨震孙杨赐)后坐辟党人免。复拜光禄大夫。(汉灵帝)光和元年(178年),有虹霓昼降于嘉德殿前,帝恶之,引赐及议郎蔡邕等入金商门崇德署,使中常待曹节、王甫问以祥异祸福所在。赐仰天而叹,谓节等曰:“……”乃书对曰:“……方今内多嬖幸,外任小臣,上下并怨,喧哗盈路,是以灾异屡见,前后丁宁。……今妾媵嬖人阉尹之徒,共专国朝,欺罔日月。又鸿都门下,招会群小,造作赋说,以虫篆小技见宠於时,如驩兜、共工更相荐说,旬月之间,并各拔擢,乐松处常伯,任芝居纳言。郄俭、梁鹄俱以便辟之性,佞辩之心,各受丰爵不次之宠……”书奏,甚忤曹节等。蔡邕坐直对抵罪,徙朔方。赐以师傅之恩,故得免咎。
《后汉书·盖勋传》:盖勋字元固,敦煌广至人也。家世二千石。初举孝廉,为汉阳长史。时武威太守倚恃权埶,恣行贪横,从事武都苏正和案致其罪。凉州刺史梁鹄畏惧贵戚,欲杀正和以免其负,乃访之于勋。勋素与正和有仇,或劝勋可因此报隙。勋曰:“不可。谋事杀良,非忠也;乘人之危,非仁也。”乃谏鹄曰:“夫绁食鹰鸢欲其鸷,鸷而亨之,将何用哉?”鹄从其言。正和喜於得免,而诣勋求谢。勋不见,曰:“吾为梁使君谋,不为苏正和也。”怨之如初。(唐代李贤注:“《续汉书》:〔汉灵帝〕中平元年〔184年〕,黄巾贼起,故武威太守酒泉黄隽被征,失期。梁鹄欲奏诛隽,勋为言得免。隽以黄金二十斤谢勋,勋谓隽曰:‘吾以子罪在八议,故为子言。吾岂卖评哉!’终辞不受。”)
唐代张怀瓘《书断》卷中:梁鹄字孟皇,安定乌氏人。少好书,受法于师宜官,以善八分知名。举孝廉为郎,灵帝重之,亦在鸿都门下。迁幽州刺史。魏武甚爱其书,常悬帐中,又以钉壁,以为胜宜官也。时邯郸淳亦得次仲法,淳宜为小字,鹄宜为大字,不如鹄之用笔尽势也。(笔者按:《书断》和《三国志》裴松之注还有零星记载。)

(21)梁福
(时代未详)(籍贯未详)
《东观汉记·卷十九·梁福》
梁福,司部灾蝗,台召三府驱之。司空掾梁福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审使臣驱蝗何之?灾蝗当以德消,不闻驱逐。”时号福为直掾。(今人吴树平校注说:“《类聚》卷一〇〇。‘梁福’,范晔《后汉书》未载,不知为何时人。‘司部’,即司隶校尉部。”)

另外《汉书·百官公卿表下》“大鸿胪”部分说孝宣本始四年(前70年)“山阳太守梁为大鸿胪”。只有一“梁”字,应该是有脱文。唐代颜师古没有注文,清末王先谦《汉书补注》对此也没有补充。以前曾怀疑不知脱文是脱姓还是脱名。后来看到清代乾隆时钱大昭《汉书辨疑》卷十“百官公卿表下”说:“‘四年山阳太守梁为大鸿胪’。案《儒林传》,小戴授梁人桥仁季卿,仁为大鸿胪。此云梁者,疑即其人,传写脱落耳。”《汉书·儒林传》说:“小戴授梁人桥仁季卿、杨荣子孙。仁为大鸿胪,家世传业。荣琅邪太守。由是大戴有徐氏,小戴有桥、杨氏之学。”颜师古注:“子孙,荣之字也。”根据《百官公卿表下》的行文习惯可以推知,桥仁姓桥名仁字季卿。小戴即梁人戴圣,生卒不详,但在汉宣帝甘露三年(前51年)参加石渠阁议,而如果在本始四年(前70年)由山阳太守而为大鸿胪的是梁人桥仁的话,则戴圣和桥仁的年龄应该相差不大。按照《百官公卿表下》的行文习惯,首次提及时某位公卿时,一般在他的姓名前加上他的贯籍,而桥仁是梁地人,和“山阳太守梁”有吻合之处;钱大昭的推测有道理。
  (水流而长  整理)

原整理者后语:草成此文,以示先秦梁氏不独河东,两汉梁氏不独安定。也只是抄书,并无研究。意欲借此收官,奈何匆匆而作,顾此失彼,遗憾尚多。第一条“聿将六师”后面的郭璞注原是注解“聿”字的,阴差阳错重复为与前面相同的“梁门大夫”了。真是难以尽如人意啊!家中电脑无网线,得跑网吧,而收集材料耗时耗力,往后也少作这类事了!书海一粟,所作微乎其微。庄子云:人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亦是的论。
老嘢注:此文很有意义。整理者”水流而长“宗贤所说”先秦梁氏不独河东,两汉梁氏不独安定。“应给兄弟在考究梁氏文化中引为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