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泉阁

循道 向善 修身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孤苦学耕樵,十八寒窗独自寥。只识悬壶怀济世,不知追浪去跟潮。三橱古币随心玩,一阁藏书任意瞧。趣把清茶斟慢饮,何须白首怨无聊。

网易考拉推荐

从《〈曹氏显承堂族谱〉序》 谈到修谱误  

2016-07-12 10:34:11|  分类: 梁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一木一石生)

再读胡适的《〈曹氏显承堂族谱〉序》,笔者整理选编成《胡適修譜箴言》。
《胡適修譜箴言》:
[一] 很赞成修支廳分譜:
1.支廳成立以來不過十幾代,年代既近,系統容易追尋,事蹟自然信實可靠。
2.支廳修譜,事輕費微,容易舉辦,可以隨時續修。
3. 不須受別支牽制,以致年代久遠,到頭仍舊不能成功。
[二] 中國族譜有“源遠流長”的迷信:
1. 家家都是古代帝王和古代名人之後,不知古代那些小百姓的後代都到那裏去了?
2. 古代氏族授姓的制度,經許多學者考訂,至今不能明白。誰能知道古代私家相傳的系統呢?
3. “源遠流長”的迷信的毒,不肯承認自己的祖宗,都去認黃帝堯舜等等不相干的人作遠祖。
[三] 修譜紧记:
1. 把那些“無參驗”不可深信的遠祖一概從略。
2. 每族各從始遷祖數起。始遷祖以前但說某年自某處遷來,以存民族遷徙的蹤跡就夠了。
3. 全副精神貫注在本支派的系統事蹟上,務必使本支本派的家譜有“信史”的價值。
[四]结语:
修譜的本意是要存真傳信;若不能存真,不能傳信,又何必要譜呢?
中國有了無數存真傳信的小譜,加上無數存真傳信的志書,那便是民族史的絕好史料了。
公元一九一九年 胡適於北京

检阅十余年修谱读谱路,小结出《修譜误》。

《修譜误》:
一是没有对所取得的史料进行核实,所写内容与事实不符;无条件的以譜证譜,总想把氏族世系弄成完美无缺,代代嫡传,自入误区。
《中国梁氏族史(东原卷)》,以台湾桃园谱为蓝本以讹传讹,继续还有胡编乱造的《中国梁氏通书》的出版,说梁国传三世七伯,康公生四子梁辀、梁辅、梁辑、梁轸,纯属扯
淡不知出于何典籍?但广为传播、扩散。又有《梁氏通俗史话》的梁氏源流世系简述,由1世梁康至92世梁裕荣全部直系的父子传承。康伯到叔鱼公200年余的时间,梁氏九代的繁
衍中,应还有许多梁氏先人吧,但除了叔鱼公外,其余先人的后裔落在何处?于是曹操家族的DNA研究就有了市场。上世与下世间未必是父子当是伯叔子侄,同世之间未必是同胞兄
弟当是梁氏宗亲兄弟才是本情。严肃的梁氏源流世系不能以演义的方式出现,更戏说不得。现今梁氏谱系也乱得可以了,《梁氏通俗史话》演而义之,史而话之,戏而说之,若干
世后,乱我梁氏。
一是对支离破碎的资料,没有调查考证,以讹传讹,为了让所述完整,凭想象去写,给后人造成误传;为了美化自已的家族,闭门造车,无中生有的乱嫁乱接,编造内容。
为了美化,修出的家谱大多托始于南宋,都有名人序跋、远祖遗像、朱子题辞,许多家谱中都出现了欧阳修、苏轼、朱熹、文天祥、方孝孺等的名人题跋序言,其实都是一些坊间
谱匠的杰作。为了美化,修谱叙说往往只关注有成就或有权位的先人,久而久之这些有权位有成就的人往往就成了印象中的始祖。就例有凭宋钱识别祖先的,但是南宋绍兴二十六
年梁勲给两子的埋在地下的铜钱,何来有绍兴之后的淳熙元宝和嘉泰通宝呢?
一是想当然把同姓中的名人联系在一起,做为自已的祖先;迷信源遠流長,都去認黃帝堯舜等不相干的人作遠祖。
翻开一本本家谱,总有一个权位甚高的始祖及其诞生的神话故事,先祖都特别的卓越不凡,三皇、五帝、屈原、周公。汉高祖刘邦本是布衣,南面登基后便自称是唐尧刘累之后,
假造了商周以来的有关谱系。王莽代汉建新就自称黄帝、田齐之后。刘备明明是编席卖履的小贩,也夸耀自己是皇族之后,尊为皇叔,三分天下。曹操由夏侯氏入继曹姓,仍自称
其先祖出自黄帝,而曹植又说其先祖姓姬,是周王室的后裔。魏明帝又说曹姓是虞舜的后代,出自有虞氏。一国之君的曹氏,竟三易其祖。诗人白居易也自称是楚太子建之子白公
胜之后……看着一个个辉煌的家族起源,今人都是曾经威武一时者的后人,那一代代芸芸众生贩夫走卒都断子绝孙? 
一是知假造假,假托前人伪作序跋,编派史话志鉴,更甚者巧手谱匠以利为谋;旧谱匠病毒未除,新谱匠又横行霸道。
警惕旧谱匠未去新谱匠来,况且新谱匠是光环千丈,普照九方。在家谱中傍名人的现象,是古来有之,为了摆谱不惜花钱给修谱师把自己的家族编得更尊贵。现代人修家谱,一些
地方政府也会设计想到弄点名人元素来开发旅游。
《安定郡邳州梁氏族谱序》称宋嘉佑秘书省校书郎苏洵敬识,就是假托前人伪作的序跋。《嬴秦梁史并序》假托紫云仙馆主人谨记,更是今人为一己私利的伪作。影响极广的《福
建晋江叔明公书》据说是写于宋嘉定元年(1208年),这早于顺德立县244年了,如何会生安顺德二字,克俊又如何能写出文奎、文璧、文治、文定兄弟散居东莞、南海、顺德间?
自《桃园谱》到《东原卷》到《通书》,连接出现了三阶段性的梁氏文化研究的荒谬成果”。新谱匠们编辑出版涉及梁氏全族发展历程的著作,胡编乱造的“研究成果”、移花接
木的“嫡传世系”蛊惑人心了,贻害后人。
本情一族一房一家的私谱旧时绝不外传,子孙世袭珍藏,奉为传家之宝也就罢了。若有说明“旧本恐有错误,但无从考究,不敢臆度妄改,姑照原文抄录,讹以传讹,俟知者考订。(光绪石[石肯]梁应祥)”,当然就是善本。但公开地全国发行,广而告知,待价而沽,影响就非同小可。断然“所列世系绝非本人或者近现代的其他人杜撰出来”,更不是做
学问的真诚态度,各府各郡各市各县开基祖何止一人……这些都应该以理商榷、相互交流、讨论参详。也只有如此才是为梁氏的正确的态度。 
颜师古说:“私谱之文出於闾巷,家自为说,事非经典。苟引先贤,妄相假托,无所取信,宁足据乎?” 黄宗羲又说“天下之书,最不可信者有二:郡县之志也,氏族之谱也。郡
县之志,狐貉口中之姓氏,子孙必欲探而出之,始以贿赂,继之哃喝,董狐、南史之笔,岂忍弹雀?”
时势亟待我们的是对老谱旧谱清本探源,做力所能及的考述,清正以讹传讹的真相,消除旧谱匠的遗憾,警惕旧谱匠未去新谱匠又来。不急于编撰全谱、编撰著通谱,从父亲数起
从祖父数起从始迁祖数起,知之相传就是好谱。这是我们梁氏文化研究传承之所在。

【附】:《〈曹氏显承堂族谱〉序》 (胡适)
绩溪旺川曹氏显承堂是族中的一个支厅,今年修成支厅的家谱。厅里有许多人是我的亲戚朋友,他们要我做一篇序。我想他们不肯捏造几个大人先生的序,反要我做序,这是他们
的一番好意,我如何好推辞呢?
我是很赞成曹氏诸位先生修支厅分谱的。为什么呢?因为支厅成立以来不过十几代,年代既近,系统容易追寻,事迹自然信实可靠。况且支厅修谱,事轻费微,容易举办,可以随
时续修,不须受别支牵制,以致年代久远,到头仍旧不能成功。
中国的族谱有一个大毛病,就是“源远流长”的迷信。没有一个姓陈的不是胡公满之后,没有一个姓张的不是黄帝第五子之后,没有一个姓李的不是伯阳之后。家家都是古代帝王
和古代名人之后,不知古代那些小百姓的后代都到那里去了?
从黄帝尧舜文王周公到于今,四五千年了。古代氏族授姓的制度,经许多学者考订,至今不能明白。谁能知道古代私家相传的系统呢?荀卿去古未远,他已说 “五帝之外无传人,
非无贤人也,久故也。……故文久而灭,节族久而绝。” 韩非也说,“无参验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据之者,诬也。”二千年前的荀卿韩非尚且如此说法,我们生在这个时代
,如何可以妄信古人的乱说呢?
古人对于家谱也有很慎重,很老实的。如颜真卿作元次山的墓志,直说元氏是拓跋的遗族。其实汉晋以来,西北东北的低级民族侵入中国,和中国人杂居,日久都同化了。现在中
国的民族,照人种学的眼光看来,实在是一个极复杂的民族。如果当初各姓各族都老老实实的把本族的来源记在族谱上,我们现在研究中国的民族,岂不省了多少事吗?可惜各姓
各族都中了这种“源远流长”的迷信的毒,不肯承认自己的祖宗,都去认黄帝尧舜等等不相干的人作远祖。因此中国的族谱虽然极多极繁,其实没有什么民族史料的价值。这是我
对于中国旧谱的一大恨事。
因此我希望以后各族修谱,把那些“无参验”不可深信的远祖一概从略。每族各从始迁祖数起。始迁祖以前但说某年自某处迁来,以存民族迁徙的踪迹就够了。各族修谱的人应该
把全副精神贯注在本支派的系统事迹上,务必使本支本派的家谱有“信史”的价值。要知道修谱的本意是要存真传信;若不能存真,不能传信,又何必要谱呢?
此次曹显承堂修的是支谱,是一种小谱。我以为这种法子很可以供别支别姓仿行。将来中国有了无数存真传信的小谱,加上无数存真传信的志书,那便是民族史的绝好史料了。
中华民国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同县胡适敬序于北京。
(据民国版《胡适文存》卷四之二五一页至二五三页校对。文末原注:原载1919年12月10日《新生活》第17期,原题《一篇族谱的序》)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